网络催生“炒更”新一族月入可高达万元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房价高企、物价上涨,最近更是连中餐快餐店都普遍涨价,面对日益增加的生活成本,白领们如何承受?据了解,在广州,自从后,人们早已学会用“炒更”来应付自己日益增多的开支。而现在依托着互联网的普及,网络更是催生了新的炒更一族,拍客,网络模特(麻豆),网店摄影师、装修师,甚至网络还价师等。连日来,记者调查发现,新的网络炒更族其月收入甚至可高达万元,超过自己的本职工作的收入。不过,有职场专家提醒,炒更也要好自己的日常工作,不然,或许就会“炒”出个怪胎“炒鱿鱼”。

  “更”,是古代中国人创造的夜晚计时单位,一“更”约等于现在的两小时,其计时到五更为止。广东人说有“更”可“炒”,是在以后,“炒”时间的过程也就是赚取时间价值的过程。现时大多数人的专职工作都安排在白天,故“炒更”形象地说明:要取得业余收入,就必须把握好晚上的时间。专家认为,较外省人而言,广东人对物价波动具备较大的承受力。这不奇怪,广东人已学会了用“炒更”来应付自己日益增多的开支。

  记者调查发现,如今各行各业都已经有炒更一族,从农民工炒更团,到白领不堪越来越高的生活成本也开始炒更。“现在每个月要供房、养车,孩子要读书,还要贴补老家父母的生活费”,在广州一家工作的张女士虽然在广州月入过万,但仍然不堪生活重负。“炒更当然很好啊,至少可以补贴家用”,现在张女士偶尔给写写,以贴补家用。

  据了解,在炒更的白领中,以从事设计、、翻译等行业较多。记者了解到,因为有了网络,炒更已经不只是局限于传统的体力脑力劳动,他们的兼职很多从网络上获得,或直接因为网络化的生活而成为新炒更一族。除了赚钱贴补家用外,部分白领炒更则是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或者是希望将来创业。

  “好摄”是一名兼职拍客,他的专职工作是物流公司的员工,专职的收入在广州还不错。最近,他拿着DV在广州四处拍摄,他告诉记者,“广州快举办亚运会了,最近拍摄的题材将以宣传亚运为主”。

  而事实上,早在两年多前,“好摄”并没有想做兼职。“我只是业余喜欢上网,看看视频。在优酷网站上,看见很多人把自己拍到的身边好玩的事情放在网上,感觉很有意思”。于是,在2007年底,他也试着拍了一些街头片断,例如东莞街头禁摩后的场景,特大暴雨后市民的生活等等。“视频放在网上后,很多人点击、留言,我从中获得很大的满足感”。更让“好摄”意外的是,视频放上网后,不仅上有满足感,还给他带来了收入。“一个视频能拿好几百块钱,点击量大,能放入首页头条的有千元”。

  就这样,“好摄”开始了自己兼职拍客的生涯。“我现在都随身带着相机、DV,看见有新闻或是好玩的奇闻轶事我就都拍下来,然后放上视频网站,有时候这些视频还能帮助到我拍摄的”。“好摄”告诉记者,他现在兼职做拍客的月薪一般都能有两三千元,“拍多的时候,也有四五千元,相当于自己多了一份工作。让自己在广州的生活变得宽裕一些。”

  对于大多数炒更的人来说,炒更最重要的无疑是提高自己的收入。然而也有炒更者每月负收入却乐在其中。网友“嘻嘻TV”是优酷网的一名兼职拍客,“我自己是做广告摄影的,在广告公司,收入不错。兼职拍客我经常是负收入,自己投入太大,买设备,四处拍摄等支出甚至比自己兼职的收入要高出很多”。

  从事兼职拍客的“嘻嘻TV”已经一年多,经常去外地旅游,记录身边好玩有趣的故事,最近主打拍摄广州亚运方面的题材。对于他来说,“将视频剪辑放上视频网站,是想跟大家一起分享好玩快乐的心情”。即使炒更炒了个负收入,“嘻嘻TV”也乐在其中。原因何在,原来他炒更是有着大梦想的,这是仅靠物质收入无法达到的。“我爱好摄影摄像,我希望通过做拍客进行锻炼,能完成我的一些愿望,我的愿望是将来拍摄电影、短剧”。

  在广州从事外贸行业的小甘从去年以来,也开始领了一份私活。专门给某品牌的鞋子拍摄图片,该品牌的厂家再将其图片传给实体店或在淘宝的网店用于宣传。“摄影是我的爱好,我喜欢业余的时间和朋友出去外拍”。

  “随着网络店铺的兴起,我也经人介绍在去年开始帮企业拍实体和网店的商品图,现在主要拍某大品牌的鞋子”,春夏秋冬四季鞋子更换新款的时候,就是小甘最忙碌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急匆匆下班,去到鞋子所在的公司拍摄,或将商品拿回家,自己再找模特进行拍摄。“通常都要拍到夜半,有时候将周末时间全部挤占掉”。但也因此每每在季节更换,完成任务后,他就能领取到一笔两千到三千元的炒更费。“对我来说,这是份兼职,现在圈子也增大了,最近又有另一家鞋企找我拍摄,拍摄一双鞋子大概能得100元左右的报酬,拍完就给。图片也是用于网店。”这样的炒更生活,小甘觉得虽忙碌,但很值得。

  他表示,通过为网店拍摄图片,他对网店也越来越有研究,并不排除自己将来可能往这方面创业。

  2004年,马遥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毕业后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因为在公司的闲时比较多,2007年马遥开始尝试做网店代理卖画。因自己本身有网站设计的基础,网店的“装修”全由自己完成。

  网店装修是随着网店的时兴而流行起来的新兴职业,就是在淘宝等网店平台允许的结构范围内,尽量通过图片、程序模板等让店铺更加丰富美观。马遥因个人业余爱好在自己网店上打出了网店装修业务,刚开始并没有长远地打算过。为了增加网店装修品牌的影响力,马遥加入了网店的一些商盟。自己的网店装修设计渐渐为人熟悉,不少人就慕名来找,然后网店装修业务就越做越大了。

  在狂热的炒更时期,马遥曾一下子接到40~50份订单,大部分闲暇时间都被占用做网店装修。马遥认为,炒更做网店装修,主要还是时间上和工作的冲突,马遥说曾经有一次答应了客户两天内交货,而又意外遇到公司加班,导致要在凌晨再加班守信完成网店装修的差事。

  2009年,马遥和大学同学一同创立“天牧设计”工作室,其中就有负责网店装修。据马遥介绍,在工作室里除他以外还有3个炒更做网店装修的同学,他们都有自己的正式职业,利用双休日和其他空闲时间来炒更,一个月每人能捞到1000多元额外收入。

  “麻豆”是模特英文名“model”的音译,网络麻豆们一般穿着网店销售的漂亮的衣服或饰物,出现在各类网店里,帮助网店增加人气和销售量。据了解,网络麻豆的报酬,如果是兼职的,一般是按天或者按件(衣服)算,好的模特一天能挣上千块钱。

  今年20岁的谢妙玲是一名兼职麻豆,目前在天河区广东金融学院念大二。在2年前暑假,妙玲巧合,被老家某红酒品牌找去做展示模特,这是她第一次当模特。随后她也开始寻找模特兼职工作,并慢慢爱上了当模特。

  在兼职模特中,她也曾经尝试兼职做网络模特,不过也很少接一般的网店拍摄,多是为一些稍微著名的品牌服装做网络模特。

  据妙玲介绍,由于父母双双退休在家,家里的收入并不多。因此上大学后,她便开始兼职做模特增收,减少家庭的负担。在工作量大时,妙玲一个月收入能有四五千元,工作量少时也能有两千元左右的收入。目前在学校内,除了大一时的学费,妙龄的生活费全靠自己兼职模特获得。

  此前,某招聘网站曾推出“职场人的兼职状况”特别调查,有8000余名职场人参与了该调查。调查显示,三成职场白领曾炒更。

  据调查显示,九成职场人有过做兼职的想法,但只有三成职场人真正做过兼职,而在调查的阶段,正在做兼职的职场白领比例为10.3%。为何职场白领要去做兼职呢?调查显示,除了本身工作较为清闲,做兼职工作可以积累工作经验外,最大的原因是日常城市生活经济压力大,兼职无疑是增加收入的一个有效途径。为了缓解经济压力,调查显示,甚至有7.8%的职场人有过同时做三份兼职的经历。

  做兼职的目的之一是为了挣些外快,但白领对于兼职的收入满意吗?该调查报告显示,兼职的收入对职场人而言不是主要的收入,因此职场人对兼职的收入并没有太多的关注,76.3%的职场人对兼职收入感觉一般。虽然如此,但是也有近三成职场人的兼职收入超过自己固定工作的月收入。

  至于新兴的兼职拍客行业,收入能达到多少呢?记者了解到,根据每人拍摄情况,各有不同,但最高者月薪可达万元。

  据优酷网站华南区有关负责人介绍,仅在优酷视频网站,华南区就有约50名兼职拍客,主要分布在珠三角区域。“文化水平均在大专以上,因为视频需要拍摄、更需要剪接制作,需要一定的文化素质,而人群更是涵盖了各行各业。”据其介绍,一个视频的报酬将根据其涉及的内容、点击情况以及能放置网站的情况等综合考量,“一般从数百元到1000元不等,一些拍摄较多的拍客,月薪可高达万元左右”。

  随着网络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有了更多赚外快的机会。然而白领炒更这种现象的出现,华南理工大学人力资源中心主任刘善任并不认为是职场的好现象。“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企业主管理过于松散,使得人力资本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很多职场员工有多余的时间去炒更;另一方面也说明现在企业普遍薪水过低,导致职场员工要去炒更”。他,企业应该有效地利用力资本,将员工的能力、精力利用好,但同时也应该给予高回报,这样才能形成一个职场良性循环的。

  而智联招聘职业顾问也表示,职场人虽然有自己的难处或是理由,但是兼职工作不影响自身工作状态是兼职工作的原则,这点一定要。“炒更也要好自己的日常工作,不然,或许就会炒出个怪胎炒鱿鱼”。

  此外,该职业顾问提醒,兼职工作因为工作时间灵活、劳资关系简单受到职场人的欢迎,但同时也因为这些原因而导致兼职工作一旦出现纠纷便难以追究的情况。“目前市场上的一些兼职信息管理还不是很规范,有些网上进行的兼职工作,雇佣双方难以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因此也让一些人钻了。”(来源:信息时报 文/黄艳 何剑辉 王凤姣 黄秋瑶)

  由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办的国内首个团购行业高层峰会“2010中国网络团购行业高层研讨会”,将于9月19日在“中国电子商务之都”隆重举行。届时国内数十位团购网站高层精英、电子商务专家和对此高度关注的VC/PE等齐聚杭州,共同探讨国内团购行业发展前景。

  会上,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还将携手国内团购领军企业代表,集体发起成立我国网络团购行业首个民间诚信组织“中国诚信网络团购联盟”,并发布首份行业报告《2010诚信网络团购企业联合宣言》。此外,我国首份团购行业报告《2010年中国网络团购调查报告》也将在会上首度披露。

  据悉,目前国内比较知名的团购网站,如美团网、F团、拉手网、团宝网、满座网、24券、爱帮网、腾讯“QQ”团、糯米网、阿丫团、满座网、搜狐爱家团、新浪团、快抱网等,以及京东商城、淘宝网、银泰网、大众点评网、珂兰钻石网和团购网址“我是团长”、“比购宝”等行业领军企业的高层代表,均在会议邀请嘉宾之列。(详见会议:)

  此外,9月份还有“第二届中国电子商务文化节”、“阿里巴巴网商大会”等高规格电子商务会议,在我国电子商务发源地的杭州举行。

  6月26日,国内知名电商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了《2017年度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数据监测报告》(全文下载:)。披露了2017年以下电商细分行业数据,并重点监测:(1)B2B电商:阿里巴巴、生意宝、慧聪、焦点科技、金泉网、网库、金银岛、马可波罗、国联资源网等;(2)网络零售: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小米、唯品会、云集、有赞、当当、一号店、网易严选、国美等;(3)生活服务电商:美团点评、滴滴、58同城、赶集网、携程、饿了么、去哪儿、大麦网、百度外卖、飞猪等;(4)跨境电商:网易考拉、天猫国际、小红书、洋码头、丰趣海淘、宝贝格子、聚美优品等进口平台,以及中国制造网、大龙网、敦煌网、全球速卖通、eBay、亚马逊、Wish、兰亭集势、DX、米兰网、跨境通等出口平台。